首页 无锡神冲 无锡有始以来最凶悍的蛐蛐-----五脚督銮

无锡有始以来最凶悍的蛐蛐-----五脚督銮

导读:无锡有始以来最凶悍的蛐蛐-----五脚督銮约有1025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分钟以上。内容由重庆文学网整理编辑,关键词是无锡神冲无锡有始以来最凶悍的蛐蛐-----五脚督銮;主要讲解的内容是云霞朝景揽西神。孙平叔题黄埠墩,在无锡北门外及兴党狱,诏毁全国书院,东林首当其冲。书院建筑有...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阅读下文。

无锡神冲 无锡有始以来最凶悍的蛐蛐-----五脚督銮
序言:


五脚督銮是出生于一九八七年的一只好弹唧,也是无锡地区历届昆虫史本地出产的好弹唧之一,五脚督銮原本六脚俱全,是一次在和秃背的恶斗中左边抱头脚受伤后慢慢脱落变为五脚。五脚督銮从早秋出战本市县,名扬各处栅场,战胜名将秃背、大青、木牙,到中晚秋又打败苏州快嘴小督銮、上海金顶等名将,成为当年沪宁线上一致公认的雄将。此故事情节有夸张的描绘,但是是真实的故事。


1、 名捕手金根


金根是本市的著名捕手。金根一九八七年在本市锡沪路旁一号桥到广益乡,莫顾庄到齐巷省仓库附近一带捕得多只好弹喞。齐巷莫顾庄地处城乡结合部,自然生态良好,有老村落,多河塘,有原始的高岗荒野,现代化的蔬菜大棚,还有汽车在锡沪路上日夜奔驰,这里闹中取静带着汽车驶过的微量的振动。这儿出土的蟋蟀不怕惊,临战状态特别好,8月20日金根在莫顾庄附近一块辣椒田里先后捕得小青大头,长脚青大头,都被相虫高手金瑞觅去,21日又有木牙出土,8月22日夜里金根再次出击,。。。。。。。。


2、 五脚督銮出土


静悄悄的夜晚,莫顾庄已経入睡,金根悄悄来倒村子,远远的一只长衣大叫音漸漸传到耳中,叫音特别响亮,圆润。金根凭经验一听就知道是只好虫,急忙寻去,原来此虫就躲在一堆细石头下,上边盖着一张薄膜,金根放慢脚步寻声过去,弯腰打开电筒,轻轻掀起薄膜一照,好大一只尖鸡,头大项寛,长衣贴肉尾锋细糯,翻过网罩再看此虫全身干洁,耳环微大似黄似青,4条小腿又细又长,淡里泛黄一对黄白玉的大腿又圆又长,白里透着花斑 。膝上点着红圈。金根捕得如此好虫,心花怒放,好不开心,乘着凉风,踏着星光,早早地回家去了,一路上还把捕得大督銮的经过讲给才来的捕手们听,听得大家好生羡慕。


3、一栅两上风


九月20日,有一位老者带着几个年轻捕手,到处寻斗,相约于老十中背后,北头巷上,双方虫只又少,很难配对,老者有一条黄蟋蟀,相当威猛,捕捉于曹婆桥一带老村巷里,已经打败好几只虫子了。此虫看似不大,分量不轻,秤一下,足足四斟,还有一只干青龙形也不大,也有三斟八,中南的五脚督銮也是四斟,但是龙形巨大,相貌出众,无论从长相到龙形,比打,那条黄蛐蛐不可能与五脚督銮针风,这两只蛐蛐一般不会成局。但是那位老者和那几个年轻人,他们自以为自己的黄蛐蛐太厉害了,甚至有人讲:“黄蛐蛐是不会输的。今年可能是虫王了。”懂行的人一听,暗暗发笑:怎么没有敌手呢,马上就要吃败仗了!旁边人看在眼里,笑在心里,嘴上大家都不讲罢了。事实证明,黄蛐蛐也确实很凶,进到栅里,浑身是劲,个子虽小,凶猛异常,草一脱,就拼命地进攻。黄蛐蛐和大督銮进展开了一场对攻战。黄蛐蛐虽小,却也一连发起十几次冲锋,大督銮坚如磐石,黄蛐蛐牙齿虽然不大,上下交口,左右出击,夹得象模象样,怎耐五脚督銮一副牙齿多大,张开一现,轻轻一敲,巨腿一挺,黄蛐蛐便退回去了。好大的力量!一次次的进攻,一次次被击退。一翻苦战过后,黄蛐蛐开始感觉到大督銮的分量,进攻开始减少,后退增多。斗啊斗啊,黄蛐蛐开始挺不住了,一步步开始往后急退,只有招架之工,已无还手之力。五脚督銮岂是一般的蟋蟀,越斗越勇,黄大头开始露出败相,五脚督銮开始追击,一口重夹,把黄大头夹到栅上掉下来,再无斗志,五脚督銮一边叫一边冲过去,黄大头逃啊,再也没牙了。“接打一只。”中南又叫老者把另一只三斟八的干青蟋蟀再放下去和五脚督銮斗。“太厉害了!”老者手软了,有点不敢斗了“接嘛”两个打一个总会赢了,那帮年轻人打了败仗,怎肯罢休,而且是车轮战,二打一,哪有不斗之理,老者一想也对,这种便宜怎能不赚呢,再说蟋蟀捉来就是斗的,即使不接,正常的单打独斗也要碰头的,此时何乐而不为呢。五脚督銮斗得性起,老者的第二只干青蟋蟀放下来输得更快。督銮正在兴头上,见到敌虫再不相让,双方一接触,牙齿刚相交,上来就是一口重夹。干青一个后退,一步打横,刚回过头来,五脚督銮上去又是一口,这一口比上一口更厉害,干青挡不住,一个跟头跌到栅底。刚爬起来,五脚督銮又冲上来了,大牙一关,干青痛得六脚捧嘴,牙也合不拢,变成永远有牙了。

4、恶斗秃背


9月25日,著名蟋蟀爱好者大先生刀头的秃背和五脚督銮进行了一场空前绝后的恶战,这是五脚督銮碰到的最凶的一只蟋蟀。五脚本来六足具全,就是这场恶战成为真正的五脚督銮。秃背是刀头从外甥梁军那儿得到的,此虫捕捉于大竹园,兴竹里一带老村落上。秃背生得头大项寛,肉体饱满,没有一点翅膀,短尾锋4条小腿细长,大腿短粗,配一付出格老黄大长牙,浑身偏黑,腰圆肚拖,光皮瘌蹋,粗看象一只油葫芦的肉膊弹。由于没有翅膀特别看小,其实份量不轻,比龙型斗特别占光,每斗必胜,刀头得此好虫喜不自禁,把秃背看成了至尊宝,自称无敌大将军,到处寻斗,处处获胜,终于会到了五脚督銮,大先生刀头何等自负,照样一点不怕,信心十足,认为受到禽来。蟋蟀入栅,刀头一根草,牵得灵动活泼,既潇洒又自如,秃背被挑逗得情兴八角,身子抖发抖发,象在叫,但是没有声音,样子又滑稽又好笑。“包赢的,起栅吧!”刀头一边点草,一边自负自己包赢,看着秃背在栅里张牙寻斗,又是转圈又是踢腿的凶相,刀头心里得意洋洋。五脚督銮和秃背都是熟嘴了,一脱草,进口便夹,两对大牙上下翻飞,秃背牙尖长,五脚督卵牙齿粗壮,五脚牙力大,秃背每次冲锋都被击退。但是秃背无声也是优势,五脚督銮追击是往往找不到方向,有时冲过头,有是冲歪,反被秃背容易反击,五脚督銮叫声响亮,秃背能寻着叫音,每次找到正确的攻击目标,也是这一原因,五脚督銮才会变成五脚。双方越斗越激烈,一场大战过后,五脚督銮力大,渐渐占据上风,秃背皆后退,五脚督卵一边起次明叫,一边冲锋,秃背一身肉,耐夹耐盘,拼命对抗,五脚督銮一阵猛烈的强攻,终于将秃背一口咬住,但是,由于听不到秃背的叫声,冲得太前,一只抱头脚也被秃背咬住,五脚督銮大牙一发立,痛得秃背马上松口,六脚捧嘴,拼命一争,双方扭成一团,连滚珠求,一但脱开,胜负已分,秃背牙隙此裂,跳跳蹦蹦,负痛而逃。五脚督銮得胜大叫,威风八面,但是左边的抱头脚也高高举起,象观众招手,从此五脚督銮左边抱头脚受伤,再也摆不平,不久,二兄弟老大晓南帮五脚督銮洗澡时,督銮左边抱头脚自动脱落,从此成为真正的五脚督銮,名扬各处栅场。


5、轻取张泾王


9月28日会斗于张经桥。这是一个古老的水乡小镇,斗蟋蟀之风历史悠久,这里民风朴实从老人到小儿喜爱者盛多,自古到今年年有好蛐曲出土,今年也不例外,出了只黄大头。凶猛无比,威震四方。此虫生得头圆大小红嘴,,淡色,本项乌金翅黄蜡脚黄毛肉。此虫战胜多只名将,有长安的琵琶鸡,堰桥青大头等,现今在长者阿毛手中被视为珍宝,如果今天取胜准备10月1日出征上海。

上午10点钟竟斗开始。这是一个三间门面三造进深的大院,比赛在中间大厅举行,看的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栅场一片热浪滚滚,挤在里面的人有的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还没有比赛已经有人吃不消跑出来了。

今天有无锡长者老尤和张泾桥长者阿毛主持和宣布栅场秩序、规则。随后战斗开始了第一对就是五脚督銮对黄大头,3斟8对3斟9,五脚亏一点。看相气黄大头个子小头大,五脚督銮龙型巨大,张经人看得全部一吓“别怕,长安琵琶鸡龙型也大的,不是也照样打败了吗?”阿毛赶紧稳住阵脚,给大家涨气。

无脚督銮由中南自己带草,双方开始领正,脱草开始交牙,一阵撕杀,黄大头版头哪里是五脚督銮的对手,一上来连顶三口,接者便是节节败退,开始走下峰,两只虫子大小太多,加上黄大头牙齿不大,无法与五脚督銮对抗,被五脚督銮一路追打,赶到栅底,别头就跑,五脚起翅鸣叫,高声庆祝。

黄大头逆草有牙,起叫,领正上来再斗,一脱草,两虫相遇,五脚督銮双腿一蹬,进嘴一口喷夹,黄大头一个跟斗跌出,牙齿隙开,满口清水,昏昏沉沉满地打转,越战越慢,不久死于栅中。


6、重创大青


10月2日既是国庆节,又巧逢中秋,黄昏时分明月当空凉风习习,王巷一个古老的庭院里,迎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斗蟋比赛,无锡凶头大部份都到场了。

这次比赛是放水放食,让虫吃饱喝足后才开始比斗。人多喔小,上边还吊着一只200瓦电灯泡,场子里温度很高,人人脱衣搽汗,,虫子又热又干等到提水提食时,发现只只虫子吃到屁股老老大,像一只只三雌

斗前的开场白有两个老游主持;‘今天向大家打个招呼,今天是中秋节,来的虫都是好虫,今天的上风都可以封为早秋雄将,为了斗虫大家八月半晚饭豆没吃好,今天大家静一点斗快点,斗好了大家一块到’‘猫捉老虫’店里吃老酒‘’讲得大家哄堂大笑,热闹非凡。

比赛开始第一对五脚督銮4斟5抛大青3点4斟8。大青何许虫也,大青出土于太湖边上十八弯里,那边山峰起伏湖光粼粼,风景秀丽,多岗弯多果园是一个人间仙镜。大青也生得特别俊美,水淋淋的头,干洁的身体,大四平相,早秋比5斟半的翅子还要大一圈,当时被誉为无锡第一棚顶。今天大青有点落轻,但是头项更加看大像一节火车头,方方正正,巨无霸一只,大青生得本身白牙,白斗丝青项,青花脚,青金翅,一身青气。两虫相比,一青一黄,一大一小,从头到尾,从上到下全罩五脚,,五脚只有两样胜过大青,那就是色龄,情兴。

监板报起栅,一场以小胜大的战斗打响了,双方草发足领正。五脚一边叫一边冲上去,大青也一边叫一边迎上去五脚原地不动,大青和五脚同时进嘴,一口重夹,大青被夹退两三步,五脚明显占优,双叫,两虫重抖精神。大青要夺回土地,五脚更猛,突然袭击,一口重夹大青牙齿隙开,别头就逃。曾号称无锡棚顶的大青从此烟消云散


7、当初的辉煌


大青虽然败了,但是它到底有多凶呢,它的下风已复出,下风的下风已经12上风了。。周山浜的大督銮早已复出,连胜几场了,最传奇的是名将烂衣,当天被大青打败不到一个时辰就有牙,正巧金生带着凶头黑批来晚了,无虫应斗。刀头讲烂衣再和黑批斗一口,看看烂衣有没有输透,一场大打烂衣当场复出战胜黑批,并且从此一路凯歌,连连获胜。除大青之外,一时无虫可敌传为佳话。烂衣的手下败将黑批更为神奇。10月中旬的一天,大家在公花园吃茶。中南带来一只战上海回来的大牙齿蟋蟀来还给朋友。刚好小夏也带来一只白青,大家一边喝茶一边赏看。老游来了讲;‘中南你的大牙齿上海没有斗着,金生的黑批可以斗的,大小差不多,已经14上风了是只2先生,大牙齿不一定会赢’。老游笃悠悠的几句话讲得茶室里哄堂大笑,起哄一片。中南骑虎难下只好和小夏一起到田鸡浜金生家去了。金生刚好在家听说是斗弹积混身来劲。第一只是大牙齿进闸后第一口相当有力,黑批是感到份量的,大牙齿头大牙大夹口重,黑批被咬得呆一呆,黑批是琵琶鸡,头项不大,后身结实,两条腿又长又大,能盘能夹。第二口拼夹,大牙齿开始后撤,黑批越斗越勇步步为营,大牙齿边顶边退最后因体力不支打满三个局面败北。接打小夏的白青,百青更小,一路挨打还算争气跌跌撞撞也照样打满三大局,输得一点也不难看。‘结棍搁,只有五脚督銮可以斗例’大家议论纷纷。这时气功老黄说‘我有只虫可以斗你还斗吗’金生说;‘斗搁你回去拿’,不久老黄拿来一只蓝项,生得高厚长身,重青一色,一付黑老红牙。落闸,黑批正在兴头上情兴八角。蓝项冲上去。黑批进嘴就夹,口口重钳,蓝项也不买帐,一路对攻,第一回合不分胜负双方边叫边斗,黑批牙齿影,蓝项底板嫩渐渐走下坡,黑批越夹越凶,最后一口重夹,蓝项牙齿吆九,败下阵来。大家一片叹息,黑批是2先生那它的上风不要太历害了,黑批的上风是烂衣,烂衣的上风是大青,大青是一至公认的无锡棚顶,它又输给了五脚督銮,五脚督銮会凶到如何,大家去想吧。。。

8、长安无敌手


五脚督銮大败了张径王和大青后,名声大增,威震八方。10月5日移栅长安,正逢集会,小桥流水的街上人山人海,斗虫的人也来了不少,好不热闹。

今天和五脚同码的有三条虫,一只是竹字号小宏在孙蒋巷鱼摊铁板箱底捉住的小叫音大黄虫‘凄凄凄’因在鱼摊上捉到的又叫鱼王。鱼王生得扁薄,但很阔方,一对黄板牙又阔又厚,此虫曾在竹管里一天一夜忘记倒出来,又干又饿,须发已卷爬趴不动,醒来后经调养成为一代名将。另一只是张经的红牙青,此虫生得高厚,狭长,一对红牙又长又圆还带弯钩,被它咬过的虫不死即伤,是一条等级很高的晚秋虫,全身墨黑隐隐约约罩一尘青光。还有一条是玉祁的异色虫,此虫相气平常颜色很有特点,有点黄,有点碌还象沙,和半干的泥巴差不多的颜色。谁也不肯跟五脚斗,板角子结果鱼王对红牙青,五脚对泥黄。

鱼王和红牙青先斗,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一黄一黑,一宽一厚,牙齿一个阔厚,一个圆长,入栅开斗,鱼王夹口象吊车,红牙青象坦克,双方都是力量形,咬口凶狠,鱼王把红牙青掼了几个背包夹,红牙青把鱼王推了几个跟斗,一场恶斗红牙青牙齿隙开合不拢,鱼王两根饭须一根翘起来,一根荡了地上。双方斗得好不悲壮,打倒最后,双方力尽,红牙青满口是水别头逃走,鱼王勉强获胜。

论到五脚对泥黄了,不用说胜负以定,五脚龙形巨大,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进嘴一口,泥黄牙齿幺九拨头就逃,五脚督銮不用吹灰之力取得胜利。。。


9、 玉祁再称霸


10月8日,玉祁会斗是在一片洼地里,是一快围湖造田,后形成的。50年前这里曾是一片汪洋,是玉祁,江阴,武进一带第一大湖浮蓉湖的一角,会斗的地方正处湖里。

这里民风剽捍,崇尚武功,斗虫也是热门,从很远的地方都有人赶来,文林,周庄,蓉湖,,椹侄武进那里也有人赶来。当天共斗100多对虫,是历年人数最多,虫子最多的一次比赛。当天共决出四大天王。

第一条当然是五脚督銮,第二条是鱼王,第三条是金瑞的木牙,第四条是王宝生的黑油青。比賽从早晨一直斗到下午才结束。今天五脚督銮就一口便把敌将挫败,对手是蓉湖的一只大黑青,年记尚轻,左边一只大白牙也被夹坏。

玉王斗北门一只也是黑青,此虫生得高厚阔方,一对老黄板。两虫斗得死去活来,鱼王岁上一草斗得蛮伤格,,一上来很吃苦头。第二会合曾被黑青夹得六脚朝天,好险啊,鱼王凭借底板老足,少有的毅力,坚持到最后,居然反败为胜,

木牙也打败了一条好虫,是阿国头的一条三上风,木牙也是一条好虫,出土于莫顾庄一亏辣矫田的干缝里,和五脚督銮同出一块田里,同出金瑞一人之手。

木牙生得大头大项大牙齿,大四平相,全身淡青,大白牙,北六足,一对牙齿出奇的大,又粗又壮,号称电线木头。阿国头的三上风是一只乌青,捕获于稻香新村附近。此虫生得八角大头,石鼓大项,四条小脚特别大,本身淡红牙,通体黑色,青花脚,紫绒肉。两只虫长得都有色有相。两虎相斗,必有一伤。战斗开始,乌青夹口千变万化,木牙始终如一,乌青善攻,木牙善守,乌青连出重口,木牙口口杭住,一场恶斗,盘到最后,木牙牙齿大,搭桥领先,斗得乌青力尽败北。。。


10、木牙会五脚督銮


10月12日,天气渐渐凉了,各路名将会斗于古运河边,清明桥畔,今天有五脚督銮,木牙,鱼王三大名将碰有。当天金瑞出战两条好虫,一条长脚青,龙形巨大,准备会五脚,此虫年纪轻,个子大,想在色龄上以年轻取胜。木牙准备会鱼王,不论长相,夹品,年纪,木牙都领先鱼王,鱼王上两场大打伤了元气,木牙必然胜面大。

结果一场失算,长脚青碰到阿国头的黑老红牙大黄督,此督长得黑里透红,通体泛黄,一身紫肉,黄腊脚,一对巨大粗壮的黑老红牙洒着黑斑。

当天天凉,五脚份量落轻,刚好和木牙碰头,鱼王荡码,又现老腔,从此推出栅场。

长脚青和红牙督达得最惊险,打满五个局面,长脚青先胜两局,红牙督督监草里起死回生连打长脚青三个下面,反败为胜。

五脚对木牙一局,五脚占绝对优势,先是大小,五脚龙型巨大,从头到脚全罩木牙,就连牙齿木牙也不占先,五脚本身也是大牙齿,加上龙型大,木牙不木了。怎能再和五脚争雄。

两虫相交,第一口木牙就被五脚喷出一寸有余,身子打横,木牙急忙回头,五脚已到面前,五脚大力重口扑面而来,木牙哪里顶得住,一路跌到栅底,被五脚顶在栅壁上,痛得别头就逃。第二回合更惨,五脚开始猛攻,木牙退都来不及,被五脚一口咬住,一个狮子摔头,木牙飞出栅外。掼在台上抽筋不止。

放进栅里,木牙虫性好,点草后还是把牙齿张了张,结果被五脚一冲又跌到栅底去了。

五脚都败木牙,看似轻松,其实也很用力,胜之不易,它也知道斗败了一只好虫,慷慨激昂整整长鸣了三个小时。

木牙确是只好虫,不久复出,一路上风斗败了多只名将,后来木牙给了刀头,还出战常洲,照样得胜归来,,从此以后未逢敌手,被大家封为2线雄子。。。


11、乌钢牙大战石灰头,大督銮打小督銮


十月十五日,最激烈的战斗开始了。无锡,常州,上海,杭州几大城市各选名将会斗于苏州。当天出战的蟋蟀全部是各地的精英,自我感觉胜率都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导标无锡出战的有中南的五脚督銮,有坤字号的乌钢牙,有刀头打败阿国头老红牙大黄督銮的黄大头,有代表无锡出战的上海刘师傅的七宝铁沙青,又名肉团子。

代表上海出战的有名将金顶,又名石灰头,有转战苏州、上海人见人怕、威名显赫的名将推土机,苏州有名将紫大头,快嘴小督銮等。代表无锡出战的会着主要两队,五脚督銮对苏州快嘴小督銮,乌钢牙对上海金顶,两对蟋蟀都是同码,上风虫将可能在下一场再次碰头,刀头的黄大头荡码,上海建华师傅代表无锡的铁沙青也荡马,结果互相残杀,铁沙青消灭了黄大头。

前一场刀头的黄大头曾经打败了苏州的一只黄大头,两虫相比,苏州的大头变成了小头,已经声名在外,可惜没有再为无锡人争光。铁沙青打败了黄大头后,心中有底,过两天出战上海又打败了名将推土机,红极一时。

最后是四条同码的蟋蟀出场,也是最厉害的两对。先是五脚督銮斗苏州快嘴小督銮。苏州小督銮号称快口,生得紧包扎,小龙形,两只蟋蟀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一大一小,区别明显,一青一黄,颜色分明。小督銮抢口快,五脚督銮力气大,两虫相斗,第一回合小督銮果然发挥快的优势,向五脚猛攻,一阵快口象鸡啄米连绵不绝,怎耐五脚督銮力大无穷,动也不动,久攻不下,小督銮慌了,开始向后退。五脚督銮何等敏捷,怎肯让你轻松而退,上前一口,力下千钧,小督銮飞出栅外,摔在台上,五脚督銮高震双翼,得胜鸣叫,小督銮也非等闲之辈,捉到栅里继续战斗,双方碰头,进嘴就夹,只听“啪”的一声响夹小督銮是断线风筝,再次飞出栅场,小督銮还不认输,督监有牙,而且激愤不已,冲前冲后,要上来决个高低,为两次摔出场外报仇血恨。双方一脱草,小督銮冲上来就夹,刚一进嘴,被五脚督銮一口咬住,一个猪罗捉在地下,全身压住,上边看上去只有一只蟋蟀,五脚督銮龙形大,把小督銮整个盖得密不透风。小督銮痛得六脚捧嘴,拼命强出,弹到栅底动也不动。一阵昏死才渐渐醒来。败得好惨烈啊。

无锡乌钢牙和上海金顶斗得非常激烈,这时两只相同级别的蟋蟀打满了三大局,乌钢牙虫黑牙黑,金顶虫白牙白,两只虫子大小也差不多,乌钢牙略小一点,两只虫以快对快,一阵对攻,互不相让。金顶力量略大,乌钢牙牙齿硬,金顶牙齿也不差,而且略大一点,双方牙档都很紧,都进不了对方的嘴门。斗了好长时间都是斗口,夹门里力量都很大,斗到后来,金顶略占优势,几口重钳下来,乌钢牙总是略略后退。时间一长,乌钢牙开始顶不住了,被金顶一口口往后推,好不容易反攻一两口,一会儿又退回来了,乌钢牙一直退到栅底,已无退路,被金顶一个背口袋摔到对方栅底,乌钢牙别头就走,先失一局。

第二局又斗了好长时间,双方开始搭桥,四牙相对,互相咀嚼,都不怕痛,斗得好不惨烈。金顶牙齿略长,搭桥还是领先,乌钢牙再三坚持,时间一长,还是败下阵来。

第三局原以为很快就会结束,了想乌钢牙顶不住了,没想到又斗了很久很久,乌钢牙还占过上面呢,双方斗得你死我活,不到最后,谁也看不出输赢,双方大盘大夹,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一时难鉴高下。最后乌钢牙斗到力尽,金顶获胜。

看的人激动不已,有人讲只两条虫最好,如果拆开来斗都赢面,乌钢牙的主人回来说都是运气不好,碰到金顶特大凶头,如果碰到苏州小督銮包赢,中南运气好,斗到一只软豆付副,如果碰到金顶,五脚必败。事事实到底如何,马上就见分晓。。。待续。。。


12、五脚督銮完胜金顶


10月8日,上海,杭州,苏州等几大城市的雄狮猛将,会斗无锡,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比武,经过几番苦战,五数名将纷纷落马。天气也一天比一天凉了,早中秋的雄将已经日薄西山,想要在霜降之前作出最后的辉煌。


比赛开始。五脚对金顶,两只硕果仅存的早秋雄将以三斟对三斟,金点碰头。谁能获胜,称霸今秋,这个诱人的话题,早以引起轰动。


金顶是上海虫,转战于上海苏州之间,大败了五数名虫雄将,上海人一制认为金顶胜。反到五锡人成了两派,大多人认为五脚督銮雄子相,多少次上风都是轻松拿下,游刃有余,五脚督銮必胜。被吃掉乌钢牙的一派人则认为上海的金顶会获胜。苏州人则看好五脚督銮,因为快嘴小督銮在五脚嘴里败得多么悲惨,认为五脚等级非常高尚。


两虫进闸,人人全神贯注,目不转睛,气氛有点紧张,有人屏住呼吸,有人喘着大气。


双方领正,脱草,两虫都是熟嘴,一边叫一边往前冲,刚叫交牙,只听见‘叭’一个响夹,金顶已飞出闸外,五脚震翅高鸣,威风凛凛。‘握哟’龙形大得结棍了,吓死人了,上海人吃惊不小,一片叹息。


捉进闸里,有牙,不要经,夹里捉夹,不会输得,上海人自己安慰自己。第二局开始,交牙不满三口,金顶被五脚一口咬住,一个狮子摇头又摜到闸外。

没戏了,相差太多了。上海人开始摇头,五锡人苏州人松了一口气,笑意挂在了脸上。


金顶到底是名将,捉到闸里仍然八角飞风。‘不要经,十个豁梁九个叫,只要顶老三板斧还是有希望得‘’。两虫再次碰头,五脚冲上来一口,又听见叭的一声巨响,声音就象橡皮筋弹到牛皮纸上一样。金顶如断线风筝又一次飞出闸外,差一点儿摔倒台下,五脚督銮完胜金顶。


五脚督銮打败苏州小督銮,上海金顶以后,响誉江浙沪三省,整个虫界相互传诵。然后好景不长,,五脚打败金顶后,没有调理好,不吃食,后身欲缩越小,份量越来越轻。10月22日,再次出战苏州,在闸场过称时,立毙盆中不倒,栩栩如生。在一片叹息声中,结束了光辉的一生,虫友们争相瞻看,互相传递,久久不肯放手。。。

蟋都微讯XDFYESN
展开阅读全文展开阅读全文
收起全文收起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