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伍子胥的故事 历史名人小故事之五十七:孙武

历史名人小故事之五十七:孙武

导读:历史名人小故事之五十七:孙武约有422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分钟以上。内容由重庆文学网整理编辑,关键词是伍子胥的故事历史名人小故事之五十七:孙武;主要讲解的内容是”对伍员说:“你可以逃走,你能报杀父之仇,我将要就身去死。”伍尚接受逮捕后,使臣又要逮捕伍子胥,伍子胥拉满了弓,箭对准使...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阅读下文。

伍子胥的故事 历史名人小故事之五十七:孙武


孙武(约公元前535年—?)字长卿,齐国乐安人,齐国贵族、将门之后,后人尊称其为孙子、孙武子、兵圣、百世兵家之师、东方兵学的鼻祖,他是兵法家孙膑的先祖。中国古代著名军事家。但孙武的远祖其实既不姓孙,也不姓田,而是姓陈,是春秋时期陈国公子陈完的后代。

约公元前517年,孙武因不堪齐国攻争频仍,于是离开故乡千乘,南下吴国,并在吴国结识了因避难而来的伍子胥,自此成为莫逆之交。公元前496年,吴王阖闾不听孙武劝阻,出兵攻打新即位的越王勾践,结果大败,气愤病死。孙武及伍子胥帮助阖闾之子夫差治国练兵,并助夫差成功大败勾践,报仇雪恨。相传孙武晚年退隐江湖,并以其战争经验改良《孙子兵法》,使之成为一代巨著。

孙武练兵杀姬的故事流传很久很广,这个故事描述了孙武初见吴王,使用宫女来操练兵阵而欲显示其用兵之道之高超练兵之法之精练。

  春秋时代,孙武经伍子胥极力多次推荐,始见到吴王阖闾。当时的吴王也是一位立志强国礼贤下士之人,但在对待孙武的问题上,与周文王到渭河请钓鱼的姜子牙,与刘皇叔三顾茅庐诚访诸葛亮还是有一点心理素质上的差距的。

  孙武见到了吴王,这是吴王听了伍子胥的推荐和将孙武的十三篇《孙子兵法》读了几遍有了一些感性认识后才决定的事情。见面后,首先给孙武一个定心丸,说:“你的兵法十三篇,我已经看过了。”言下之意是说,你这个人是干什么的,我晓得了。

接着,吴王说出自己有点担心对对方有些不大信任要来点面试效果的话语:“你可否试一下指挥队伍?需要演练什么人?”孙武这时可能正沉醉在吴王召见产生感荣耀的激动之时,不思量就说出:“大王指定的任何人都行。”吴王听后心中怔了一下,在我面前不来点谦卑,大话一口就出,任何人都可以?不行,我得杀杀此人的锐气。吴王说:“可否演练我宫中的宫女呢?”

    吴王这一个提议,确有很多游戏这次面试的成份,想看看孙武怎样演练怎样收场,他的想法是,小子,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你的话说得太满了,今天我就来搞个耍。孙子的想法可能大不一样,你吴王伤人也没有这样个伤法,我是来操练军人的,又不是来排练舞蹈的,为王者应以国事为重,以正事为重,让你的宫女来趟这样的浑水,亏你想得出来。

 孙子是位智者,从书本上学的,从现实中领悟的各种知识多的是,知道在那个坡就得唱那个歌,面对居上的王者,有话藏肚里,能说则说,不能说则不说,所以孙子对吴王的操练安排,以“唯上”“唯诺”为思考标准,连声来个:“可以,宫女也可以。”

  操练进入预备阶段,王宫广场前一溜地站开了一百八十位美丽的宫女,个个身披铠甲,手持战戟,多起来的英武飒爽之气,任然掩盖不住那浓眉赤唇的秀脸,娇小盈弱的身躯。

  要操练,作为操练主持者的孙武免不了要制定操练规则,怎样排列,怎样操练,怎样号令,都得一样一样地说,一样一样地教,谆谆以导,怕差分毫。宣讲完后,还特意高声地询问那一群艳装异服的宫女:“向前,就看前身所对着方向;向左,看左手方向;向右,看右手的方向;向后,就看背的方向。一切行动,都以鼓声为准,你们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宫女们齐声答道。

  万事具备,只等操练。这时操练场上旗帜招展,战鼓擂动,宫女操练队伍排列结束,孙子手中令旗一挥,发出了向右转的号令。严竣的号令一出,本应出现整齐划一的队伍变形,显现出威武的操练氛围,可是这些没出过宫门没见过操练为何事认为这样的操练只不过是陪吴王玩玩一种换了一种玩法的宫女们,来了个左脚踩右脚,你朝东来我朝西,原来排好队的队列也全变乱了,惹来众多宫女的一阵大笑。

    孙武对大家说:“规定不明确,军队纪律讲得不明白,这是将帅的罪过。”本来已经说明白了的事,规矩,纪律等事项也讲得清清楚楚的,故意说成未讲明确,在此虚晃一枪,把自己轻轻地责怪一下,把相关责任轻轻地认一点。但不说这种由自己说得不明,道得不清而引发的使操练失败的对自己的军纪处罚问题。此后又重申军纪,强调军纪,重申操练动作,示范操练动作,做到了耐心加细心,直到操练的大家又整齐地点了一次头。

  于是孙武又击鼓发令向左,心想这一次在自己的用心教导下,再笨再难教的人或队伍也该有所长进了吧,不想,此令一出,操练队伍又来了一次燥动和混乱,尖巧的笑声又风起云涌,一波波地振荡在操场上。

于是就以不执行军令,按军法当斩的律条,要将担任操练队长的吴王十分宠爱的两个妃子开刀问斩。这时孙武不但下了处斩吴王两个宠妃的命令,还拨回了吴王为挽救自己的宠妃派人下的以至带有“愿勿斩也”祈求语气的命令,说出了一句在以后的历史中被人经常沿用句子: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说出这话后,不顾吴王命令立斩了两个队长。

  杀了两个违规操练者,助长了孙武的操练雄心,接着的操练他的声音更大了,舞动的令旗也更有劲了。操练的诸位宫女,这时也不敢出一声大气,认真劲也来了,一把一式地跟着号令向左向右向前向后转。这样下来的操练就有了一定的生气,有了一定招数,有了一定整齐威武。

  在队有形,行有规的情况下,孙武上前面请吴王下临视察,汇报言语中,还不乏大话一句:“我操练的这支队伍,只要吴王驱使,就是赴刀山火海也是可以的。”

于是取得了吴王的赏识。

  一天,吴王同孙武讨论起晋国的政事。吴王问道:“晋国的大权掌握在范氏、中行氏、智氏和韩、魏、赵六家大夫手中,将军认为哪个家族能够强大起来呢?”

  孙武回答说:“范氏,中行氏两家最先灭亡。”

  “为什么呢?”

  “根据他们的亩制,收取租赋以及士卒多寡,官吏贪廉做出判断的。以范氏、中行氏来说,他们以一百六十平方步为一亩。六卿之中,这两家的田制最小,收取的租税最重,高达五分抽一。公家赋敛无度,人民转死沟壑;官吏众多而又骄奢,军队庞大而又屡屡兴兵。长此下去,必然众叛亲离,土崩瓦解!”

  吴王见孙武的分析切中两家的要害,很有道理,就又接着问道:“范氏、中行氏败亡之后,又该轮到哪家呢?”

  孙武回答说:“根据同样的道理推论,范氏、中行氏灭亡之后,就要轮到智氏了。智氏家族的亩制,只比范氏、中行氏的亩制稍大一点,以一百八十平方步为一亩,租税却同样苛重,也是五分抽一。智氏与范氏、中行氏的病根几乎完全一样:亩小,税重,公家富有,人民穷困,吏众兵多,主骄臣奢,又好大喜功,结果只能是重蹈范氏、中行氏的覆辙。”

  吴王继续追问:“智氏家族灭亡之后,又该轮到谁了呢?”

  孙武说:“那就该轮到韩、魏两家了。韩、魏两家以二百平方步为一亩,税率还是五分抽一。他们两家仍是亩小,税重,公家聚敛,人民贫苦,官兵众多,急功数战。只是因为其亩制稍大,人民负担相对较轻,所以能多残喘几天,亡在三家之后。”

  孙武不等吴王再开问,接着说:“至于赵氏家族的情况,和上述五家大不一样。六卿之中,赵氏的亩制最大,以二百四十平方步为一亩。不仅如此,赵氏收取的租赋历来不重。亩大,税轻,公家取民有度,官兵寡少,在上者不致过分骄奢,在下者尚可温饱。苛政丧民,宽政得人。赵氏必然兴旺发达,晋国的政权最终要落到赵氏的手中。”

  孙武论述晋国六卿兴亡的一番话,就像是给吴王献上了治国安民的良策。吴王听了以后,深受启发,高兴地说道:“将军论说得很好。寡人明白了,君王治国的正道,就是要爱惜民力,不失人心。”

孙武与伍子胥共同辅佐阖闾经国治军,制定了以破楚为首务,继而南服越国,尔后进图中原的争霸方略;并实施分师扰楚、疲楚的作战方针,使吴取得与楚争雄的主动权。

公元前512年(吴王阖闾三年),吴军攻克了楚的属国钟吾国(今江苏宿迁东北)、舒国(今安徽庐江县西),吴王准备攻楚,孙武认为“民劳,未可。”请再等待。

孙武和伍子胥还根据楚与唐、蔡交恶,楚国令尹子常生性贪婪,因索贿得不到满足而拘留蔡、唐国君,蔡、唐两国对楚极其怨恨的情况,献联合唐、蔡以袭楚之计。

蔡、唐虽是小国,但居于楚的侧背,这就为吴军避开楚军正面,从其侧背作深远战略迂回提供了有利条件。公元前506年,吴国攻楚的条件已经成熟,孙武与伍子胥佐阖闾大举攻楚,直捣郢都(今湖北江陵西北)。

吴军要由今天的苏州进到江陵附近,进行千余里深远的战略奔袭。孙武等人协助阖闾制定了一条出乎楚国意料的进军路线,即是从淮河逆流西上,然后在淮汭(今河南潢川西北)舍舟登陆,再乘楚军北部边境守备薄弱的空隙,从著名的义阳三关,即武阳关、九里关、平靖关,直插汉水。

吴军按照这一进军路线,顺利地达到汉水,进抵楚国腹地。楚军沿汉水组织防御,同吴军隔水对阵。由于楚军主帅令尹子常擅自改变预定的夹击吴军的作战计划,为了争功,单独率军渡过汉水进攻吴军,结果在柏举(今湖北汉川北)战败。吴军乘胜追击,5战5胜,占领了楚的国都郢城,几灭亡楚国。吴国从此强盛起来。

后来,因为夫差的怒气,杀了伍子胥。伍子胥的死,给了孙武一个沉重的打击。他的心完全冷了。他意识到吴国已经不可救药。孙武深知“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于是便悄然归隐,息影深山,根据自己训练军队、指挥作战的经验,修订其兵法13篇,使其更臻完善。


展开阅读全文展开阅读全文
收起全文收起全文